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

禅客无心忆薜萝,自然行径向山多;知君欲问人间事,始与浮云一共过——唐代灵一法师。

打开这款老茶包装的时候,我感觉仿佛回到了那个久远时代,回到莽莽的原始森林:古茶树与巨藤同生、采茶人与筥(ju)共舞;狂野与精细交融,人与自然相依,共同编织生存的的梦想。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1

早春的原始森林,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诗情画意,更没有煮雪饮茶,闲话人生。虽生机盎然,却充满危险。我们福鸿昌号老一辈的采茶工却已扶刀背筥攀援于古树之上。不是为了大把的金钱,而是为了自己的一餐一饭。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2

那是一段沉重的岁月,对于老一辈福鸿昌人来说,那是一大袋毛茶换不回一小篓玉米的岁月。当我今日端杯品饮的时候,我在想,是多么爱茶之人能把这么顶级的老茶留存至今供我辈得尝!!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3

看着眼前的老茶,用的不该是眼睛,而是一种心情,一种情怀,一种自我与茶的对话。我似乎听见茶在说:我在等你的到来……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4

(上图为福鸿昌号第二代掌柜年近八旬的潘怀昌老师为此茶正名)

轻抚着掌心的老茶,好似回到了勐海绵延数百里的莽莽原始森林,置身于一段古老的岁月;侧耳倾听,冥冥中似有若无,抬眼观瞧,云雾间时隐若现……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5

勐海新茶似大兴安岭肆虐的暴风雪,刚猛霸冽;勐海老茶如江南初春之柳,柔媚而不失坚韧。雪掩花如玉,一枝春更多。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6

勐海初新茶客涌,犹记旧逢老茶人。淡烟微月中,轻捻葭萌(jia xia古代茶叶的称呼);朝阳初生时,棚举席君。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7

待条索初成,造就了名动四方的勐海韵味,是多少茶人心头贪恋已久的时光!品饮中慨叹,人生天地间,时光匆匆若白驹过隙;回味中凝固了岁月,惊艳了时光,释放了孤独寂,一颗素心面对红尘纷繁,回归淡泊和宁静。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8

在茶人眼里,遇见了勐海茶,初时是一种惊喜,再识婉约成诗,清雅成一阕小令,而偶遇几十年的老茶则是一种缘分。就如语云:因为相知,所以懂得。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插图9

北方的屋外飞雪连天,屋里炉火正旺,煮一壶沸水,泡一壶老勐海,约三俩老茶友,细酌慢品,品至老茶中段,一老茶友忽言:非茶非水,达此竟者,可谓慈悲,可谓懂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陶茶居 » 福鸿昌号1981年勐海千年古树熟散茶展示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