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柴烧 —- 与茶同行

我,是个茶二代,茶,把我的生活的空间充满,把岁月的间隙填补。这茶性,已融入骨髓,海纳百川……

三年前一个偶然的机缘来到云南建水,遇见紫陶,遇见“浪鬼”,也因为“器”味相投与“浪鬼”结下这份柴烧情缘……通过这三年的了解,我终于在“浪鬼”的柴烧作品里找到了“让茶说话”的最佳方式。

遇见柴烧 —- 与茶同行插图

茶本是山中草木,被人发现,采撷、揉捻、制作加工,生命从此尘封……

柴烧紫陶本是寻常泥土,通过陈腐、炼泥、制坯成形、烧制出窑,生命从此重生……

人未遇知己,则不能惺惺相惜;茶未遇知音,则不能相得益彰,当茶未遇柴烧,则不能心意相通。

茶有千百种,泡法不尽相同,而柴烧则能与茶相语。

沉睡中的老熟茶,是等待,是期盼,是寻找。等待遇见壶那一刻,在壶的温暖怀抱里,经热水呼唤,得以渐渐苏醒,在壶的温情注视下重新释放对生命的力量。

那一捧泥,在1200度的高温里,不眠不休的被火不断历练,熊熊烈火放射出炽热的光,让人浮想到喷发的火山、流动的岩浆,经历七天涅槃重生为茶器,等待那一场心有灵犀的相遇。

柴烧能留存下来的,都是“幸运儿”。

遇见柴烧 —- 与茶同行插图1

遇见柴烧 —- 与茶同行插图2

出窑的那一瞬间,你不能想象那些金木水火土在窑里,无数次碰撞历炼下绽放的光彩,那些那温润的色泽与自然落灰釉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松木的多样性和温度的不可控,令每一件作品都呈现出自己的“个性”,窑变的艺术,也成就了每一件不可复制的孤品,每件孤品所泡出来的茶均是各有韵味。

茶的滋味离不开壶的容纳,柴烧壶的厚重和透气更能包容这款老熟茶,把滚烫的热水注入壶中,令壶在烈火中吸纳的微量元素缓缓释放,使水质软化,软化出来的水如泉水,口感极佳,让茶水成为真正天然的“琼浆玉露”。百品百味,愈品愈爱……

遇见柴烧 —- 与茶同行插图3

当茶与柴烧相遇,柴烧用它温润、沉稳、内敛之美,逐渐开启茶尘封的生命,斟上一杯,香气四溢,那萦绕在茶杯上的一缕白雾,将茶包裹,升腾的茶香,肆意的钻入鼻中,让人忍不住想“一品芳茗”。遇见柴烧 —- 与茶同行插图4

待茶汤入口,便听见味蕾的跳动,仿佛与茶汤一见倾心,茶汤入喉,舌尖便瞬间回甜,毫无干涩,那种甜香与香气久久萦绕,茶香凝而不散,茶汤爽滑而不涩,一杯茗品完,便完全沉浸在绵密甘甜的回味中不能自拔,这并非简单的回甜,而更是在茶气冲击下,让身体寻找到了对自然的感知。

一场茶与柴烧的对话,让我更体会到,茶与柴烧是自然送予我们茶人天赐的礼物,让我更加对柴烧情有独钟。

遇见“浪鬼”,让我找到了让“茶说话”的最佳方式,那,便是柴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陶茶居 » 遇见柴烧 —- 与茶同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