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山行】百年沧桑,“易武”江湖~

虽是烟花三月,可这里下午的阳光透过车窗仿佛要晒透人的皮肤,一直晒到骨头上。山路两边的林木郁郁葱葱,闪过车窗外的满树白花,不时勾起我的食欲,在这里,不止喝茶会上瘾,吃花也会上瘾。头顶的天蓝得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夕阳西下,随手一拍,都美的惊叹~

(到易武的沿途风景)

过了勐仑便是一个多小时的盘山路,一路上,我都在研究有关易武茶的故事,说到这些年令人咋舌的普洱茶价,想起当地朋友曾笑着开玩笑说:“话说这存茶比把钱存银行好啊,早知道普洱这价格会疯长成这样,我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把挣的钱拿来换点茶存着,要是当时真存了,我现在早就海岛度假去了,也不用现在每天辛苦赚钱了。”

一路颠簸,终于在夕阳最美的时候,到了这向往已久的地方。

(易武牌坊)

抵达镇上,已是夜幕降临,抬头看到星星,哪种小确幸,你没法体会。简单找东西吃然后火速入驻,不大的小镇,却也很方便,数家客栈霓虹闪烁,随便找了一家,住过了深山老林后的我,再到这样有人烟的地方,通常都觉得已经很好了,哈哈,原则就是不必奢华,干净就好。和老板娘几句闲聊,热情好客的妹子不仅送了我茶品尝,还邀请我第二天去丁家寨的茶园和他们一起体验采茶。真心感恩,估计这对易武的好映像要多亏这个热情善良的姑娘了。可惜,这里的半夜鸡叫还是让我一夜醒了无数次,心里念一遍,丁家寨和美女,对不起,只能下回再去看你了。然后索性睡到自然醒。

传说中的易武马帮,是我对易武最初的印象。

(大青树下茶马古道起点)

当地人告诉我们,这棵树叫做“大青树”,树下有石碑,上面写着“马帮贡茶万里行起点纪念碑”,这里,就是茶马古道的起点。

据说,清朝到民国那一段时间的易武实在太繁华了,当时山山有茶园,处处有人家,来驮茶的马帮更是壮观,浩浩荡荡的马队驮着易武茶去往各地。

由于山路艰险,马帮都带着枪,有人在前面开路,有人在中间护卫,有人在马帮最后守卫,路上遇到土匪来抢茶都不算什么,最怕瘴气猛兽,有人被野兽叼走,有人吸了瘴气几天就死了。

(大青树)

对于一些人来说,茶路是一条血染的不归路,一些做茶生意的人,不幸死在半路上,由于当时通讯不发达,直到马帮几个月回来之后,家人才知道出去的人已经死了,人已经埋在了半路上,而这个人的茶,也被同伴卖成钱,把钱带了回来给死者的家属。

(易武老街 )

历史终究成为过去,无论怎样的辉煌,亦或如何的萧条,最后都如澜沧江般一去不复回返,我们只能在历史的只言片语和茶农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故事里寻觅那些当年的痕迹。

望着这座石碑,脑补一下当年的画面,也仿佛听到了当年马帮的马蹄声、土匪的枪声、马匹的吼叫声,还有那启程时候的敲锣声。

老街依旧 见证百年老字号兴衰荣辱

走进老街的石板路,还未到茶季,易武的老街肃然安静,慢慢游走体会时间沉淀的味道,从石板路的马蹄印上还依稀能感受到当年马帮的恢弘气势。

70年代的一场大火烧毁了老街上不少商号,现在能看到的老号只剩“元泰丰”“同兴号”“车顺号”等几家,在易武新街上新建起来的水泥房子和老街上的老房子形成鲜明的对比,更让我意外的是晚上霓虹闪烁的KTV。

(大青树下马帮贡茶万里行纪念碑)

易武,大家都听过,可是关于他的故事,你又知多少呢?

在古书记载的六大茶山中,易武是崛起最晚的一脉。

清朝初期,政府实行移民殖边,石屏人不远千里来到易武开荒种茶,就这样,汉地的种茶技术也同时进入了易武,接下来,飞速发展的易武凭借优异的茶品质量、便利的交通成为了极为重要的茶叶交易中心。

清朝末年、民国初年,那时候,最为著名的四大家族分别是同兴号、同庆号、宋聘号、福元昌。这四大茶庄,规模相对较大,是当时最为著名的普洱老字号,也是百多年来技艺得到了相对完整传承的茶庄,奠定了当时的普洱江湖格局。

这段时间堪称普洱茶交易史上最为繁盛的时代,易武在这一时期逐渐发展为重要的普洱茶交易集散中心之一,记得有一本写茶的书上记载过,说是在当时的北京城,一壶上好的易武茶价值数万钱。

(老号遗存元泰丰)

四大家族的兴盛沉浮,成为了易武普洱茶历史的最好缩影。普洱江湖,百年风云变幻,曾在历史上兴盛一时的老字号茶庄也几乎都诞生在易武镇上,也因为各种历史原因,曾经的老字号、曾经盛极一时的易武古镇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两百年过去了,如今,易武市场上仅流通极少数的老字号圆茶,那些老字号仅有少部分由后人重新擦亮了招牌。

今天,说起易武,在普洱江湖上可谓如雷贯耳,不仅曼撒,麻黑,弯弓这些寨子每年都在推出易武的名片茶外,很多后起之秀也正在走出大山。

起易武茶,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很多人一生的沉浮荣辱都与易武有关。

路过福元昌,自然要和大家分享那些故事~

“三十多年前,我们这里有个人出门打工,那时候不叫打工叫下海,他人也年轻,有的是力气,改革开放以后,他以为做茶的时代已经过去,在家乡赚不到钱,要去做一点高科技的事情,卷着铺盖头也不回地走了,一去三十年,先是写信,后来是给家里打电话,生意太忙,父母亲去世他也没能回来。七八年前,终于回来了,话说这做生意就是有赚有亏,一次失败,他把半辈子攒下来的一点点钱也搞得血本无归,媳妇也跑了,还好娃已经长大成家,他一个人回到易武,意外地发现他家老爷子去世后留下了一箱茶放在阁楼上,前几年茶价高,一个台湾人来易武,把他的茶全部买了,他也去省城昆明买了房子车子,去年又娶了个年轻媳妇,跟他一起过晚年。”

“谁能料到这茶会那么贵呢?以前我们这里有一所老房子,建国之前属于茶庄,因为很多历史原因被国家收了,那二楼上藏着几提茶一开始都没人去动,房子被倒卖了几回,有一次换住客,结果住房子那家人不识货,把茶全部拿去丢掉了,后来有人跑到易武要挖地三尺把茶找出来,结果肯定是找不到嘛。”

这里所说的老房子,正是福元昌的老宅。扼腕叹息,福元昌老宅数亿老茶被当垃圾丢掉。

解放后,由于种种原因,所有茶号收归国有,属于福元昌的荣耀也逐渐黯淡。上世纪七十年代,易武大火烧毁了许多茶庄、民居,但福元昌的老宅却奇迹一般存留了下来。

余家交出老宅的时候,二楼隔间尚有几提存茶,虽然几经易手,但这批老茶一直都得到很好的保护,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户对老茶一窍不通的人,接手了福元昌的老宅,打扫屋子的时候,看到二楼的存茶,而茶在经年久月的时光中发酵成熟,新主人以为霉变坏掉,又嫌那么多茶堆在楼上太占地方,自己放点农作物都不方便,于是,与家人一合计,就把老茶搬到街外面,当做垃圾全部丢掉。

经过估算,按今日行价,被扔掉的茶饼,价值高达数亿元,让爱茶之人扼腕叹息。

这几年,福元昌老茶拍卖的价格一路飙升到每饼几十万到上百万,不断刷新普洱茶拍卖史的记录,2013年,福元昌老茶最高拍卖价格一筒七片共计1035万,这更让那个把老茶当做垃圾丢掉的人,后悔至极,每当提起,捶胸顿足。这些老茶,除了可以衡量的经济价值,还有无法估量的历史、文化价值。庆幸故事并没有结束,在2006年,一个叫陈升河的人花重金买下了福元昌的老宅,并对老宅进行大面积扩建和修复,2015年,在福元昌老宅的基础之上复创了 “陈升福元昌号”,才使得“福元昌”这一品牌得以传承。

易武老街上,有关茶和人的故事太多太多,我们所听到的,不过是易武故事的冰山一角。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如我一般走进片古老的茶山,去了解历史,发现美好,为寻一饼好茶,更为这昔日繁华的老街带来人气也带了效益。期待着,有朝一日,易武能再现曾经车水马龙的茶业大家族,并在百年老号的基础之上,重现百年古韵的品牌。

历史如烟似梦,转眼岁月匆匆。带着对这片土地的敬畏和感恩离开。愿我暮年回忆人生,今日将是最精彩的段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陶茶居 » 【茶山行】百年沧桑,“易武”江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