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一入普洱深似海,从此班章不敢买”

老班章,一个地名,因茶而火了大半个中国,喝茶的人估计都听过,可是到过班章的人毕竟是少数。今天有幸走进班章村,真的是无数个感叹号,感慨于它的豪气,更感慨于这几十公里几个小时的行程。

言归正传,既然来到这知名茶山,自然是要先了解一下这里的茶园情况。

古茶园主要是分布在老班章寨子周围及附近的森林中,海拔1700—1800米,是哈尼族在布朗山栽培利用的最大、最好的一片古茶园,现存6170亩(其中,老班章寨4790亩,新班章1380亩),树龄200多年。最大的树龄为350至400年

老班章古树茶特点:老班章茶有甜、苦两种,分属帕沙种、老曼娥种,故而市场上有老班章甜茶、苦茶之说。老班章茶质较重,韵较广而深,气味特殊,香气下沉,舌尖与上颚表现不明显;与老曼娥、吉良等有明显差距。

正常仓储下,老班章纯料于五年左右口感全无,只余茶韵、若以其作为拼配料使用,则可达画龙点睛之神效,为拼配优质茶不可或缺。

因老班章过度炒作,农民采摘多以大小树混采方式,所谓老班章纯料系指台地古树混合口感,口感靠前、涩度偏高。所以市场所谓老班章苦涩度较高,就是因为拼配小树、台地茶所导致。但因为混拼,以至于茶品口感留存时间增加,现在坊间流通的不少仓储多年仍有明显口感的老班章“纯料古树”,便是此类。

俗话说:“一入普洱深似海,从此班章不敢买”,这话绝对是有道理的,看看下面这组数据你就知道了。

2000年:勐海茶厂收购老班章普洱茶价格为每公斤8元钱,当时主要是嫌它的茶芽过于硕大,且色彩也不理想,所以收购价格比外边的茶还低;

2001年:每公斤涨到11元至12元,但勐海茶厂只收了一部分就停止收购;

2002年:每公斤突然涨到80元至120元,而其他地方的古树茶每公斤才几十元;

2005年:每公斤干毛茶120元至180元;

2006年:每公斤180元至400元;

2007年春茶:每公斤突然飙升为800元至1500元!同期在市场上价格仅次于老班章茶的易武古树茶为400-600元;2008—2009年:虽然整个普洱茶价格低迷,但老班章茶依然保持在400—600元;

2010年:随普洱茶市场回暧和干旱的影响,老班章茶又迅速升至1200元一公斤,易武古树茶为400元一公斤;

2011年:老班章普洱茶还是一样的火爆,价格居高,位于普洱茶新茶之首。老班章夏茶都接近900元一公斤;

2012年:老班章普洱茶(大小树混采)价格为2000-3000元一公斤。秋茶(谷花)价格为1700元一公斤;

2013年:老班章普洱茶春茶为3500元一公斤,秋茶(谷花)价格为2800元-3000元/公斤;

2014年:老班章普洱茶春茶价格已经涨到8000元每公斤;

2015年:老班章普洱茶价格有回落,5000-10000元每公斤不等;

2016年:老班章普洱茶价格处于一个平稳状态,古树头春茶在6000-8000元/公斤,大树毛料在4000~6000元/公斤不等

2017年:老班章古树茶头春茶8000-15000元/公斤,而老班章茶王树更是以32万的春茶采摘价格引来无数媒体,不仅如此,开采当日,从采摘仪式至之后制茶的过程,运用了无人机跟拍,24小时360度地监控着整个过程。

2018年:陈升公司合作社员鲜叶收购价每公斤1050元,版纳石化鲜叶收购价每公斤1500元。对了,“版纳石化”全称“云南云投版纳石化有限责任公司”正真的资产大鳄,你们懂的。

2019年的价格还没出来, 但是我已经不敢猜了,请原谅本人对西双版纳或普洱的其他茶区了解肤浅,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啊。

如今的班章已今非昔比了,村里转一圈,目光所见,皆豪宅啊,豪车更是每家不止一辆。最意外的是一进山门,就看到了醒目的银行啊——云南省农村信用社已于2013年11月25日,正式在老班章村挂牌。据说2014年,全年整个储蓄所吸呐6600万元的资金,流动资金更是高达2亿多元人民币。

这资金流,没有银行怎么可以啊。

去年版纳石化和陈升号的160吨采购量,直接让班章村进门收费变成了倒计时啊。哪门口的保安室真不是白修的。版纳石化”进驻老班章前期投资规模达到3000万人民币,项目名称为“老班章基础建设资金”。大致用途可分为几个方面:建设进村停车场、打造“版纳石化”老班章初制所、修缮当

地道路、引进电瓶观光车。今天我也是遇到了旅游团和观光车。看着一车衣褶光鲜的人做着观光车,我以为附近有高尔夫呢,一了解,原来人家是经组织来看茶园的。

只是,想来也是醉了,陈升号鲜叶收购价为1050每公斤,按照4公斤鲜叶出一公斤干茶的比例,加上人工和损耗,意味着老班章每公斤干毛茶的最低价至少4300-4500?纯古树?

版纳石化春茶要货鲜叶量达160吨,合计40吨的毛茶。据官方和民间数据统计,老班章全年产量60~80吨,春茶顶破天算他40吨吧!

版纳石化自己就要收这么多了,还要每天大巴车输送大量游客到寨子里,其实仔细想一下都能算过来,就算没有大公司收购了,这么大的客流量茶农自己在寨子里零售给游客都能卖完自家的茶了……那哪来那么多茶?

真是不容多想,细思极恐。

再说说关于班章的味道,一个老班章,古树、小树、台地、甜茶、苦茶、原始种、云抗系良种茶,再加上各家的工艺差别,制成茶品千差万别,却又真真是“老班章”所产茶品。

因老班章“霸气”之名,部分不良业者将苦涩、烟焦味作为“霸气”的表现来误导消费者。石昆牧老师于业界首倡茶品品饮气感一说,于初时被诽为伪论,而后气感逐渐成为业界常见词,过去不少气感的反对者也将气感成日挂在嘴边,却是如此这般扭曲面貌,将苦涩(过度苦涩系小树、台地混拼所致)、烟焦味(工艺制程失当的错误结果)当做气感,亦可称为是业界一景。

除了所谓“霸气”说,亦有“进阶”说法将老班章分为苦茶、甜茶。实际上不论苦茶、甜茶,均不是老班章本地品种。

老班章自有其当地的原始种,有其明显区别于甜茶、苦茶的特征,但这已然不是炒卖班章的商贩会去关心了解的问题了。更有甚者,老班章于五六年前开始种植云抗十号良种茶,到近年已可开始量产。以区域论,其确系“老班章”茶无疑,但这等无性繁殖的良种台地茶,实在不是真正爱茶之人心中所指的“老班章”。

就连这茶王树,都让人看不懂了。去年,在西双版纳州茶业协会发文直指32万元一公斤老班章“茶树王”春茶系商家刻意炒作,并公开表示西双版纳州古茶区内别无经专家认定的茶树王,官方数据,班章茶区树龄为350至400年。根本就不可能有1200多年的古树。可是那又如何,百姓谁会去关注,价格今年依然又是翻了一番。

其实过去少数民族对钱没什么概念,前一分钟卖掉几袋粮食,后一分钟就变为壶中的日月。生活除需几粒盐巴点缀,几乎再没任何开支。菜是自己种的,粮是自己打的,布是自己织的,肉是山里猎的,甚至烟草都是自己揉捻的,在他们看来,只要有了酒,生活就有了太阳。

曾经的老班章人做生意,让所有的茶商都头疼,因为他们只要现金,要买茶你就要拉一车的纸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的茶农不识字不通汉语,你要拿尺子量百元钞的厚度,茶农每次摇头,你就一直往上加,直到他们点头为止。别跟他们玩虚的,什么转账、支票,银行卡,存折,一切免谈,只有纸质的现金,慈眉善目,看着舒服。

更怪的是,村民们没有银行存钱的习惯,他们在家自建银行,家家买个保险柜,一年数十万元百万的茶款,都放在的阁楼上。

如今,除了便利的银行和取款机,还有满大街的广告条幅,和下个月即将到来的采茶月观光团。

当然那不比大渡岗规模小的满山台地茶园,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最后还是那句话,不要只是听说,一定要亲自看到,你才能有正确的认知,衷心希望市场平稳;对于云南六百万茶农的绝大多数,炒作只能伤害他们的长远营生!古树茶的价格应交给健康规范的市场去决定,而不是由纯粹的商业运作来推动。

不过我们愿意相信,老班章茶王树春茶天价事件也是故事构成之一,它也的确每年都引爆了热点,赚足了眼球和口水。某种程度而言,这对提高行业关注度来说是也好事一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陶茶居 » 俗话说“一入普洱深似海,从此班章不敢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