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五级散茶

2018年6月24日这一天,是经典陶坊举办“第一届唐人茶事杯泡茶比赛”的第二天。我很幸运,经过昨天的比赛,进入了这一天的复赛。

复赛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我上午参赛,但茶汤并不满意,发挥失常,心里失落,还有些难以消散的莫名紧张。下一轮半决赛,恐怕我是无缘了。索性换个地方,玩一玩吧。

午饭后,我来到经典陶坊的厂房。比赛前,我来宜兴习茶,也在厂房宿舍住过。这里比较亲近,也放松。还记得那时早上起来,会到隔壁宿舍吃早饭,大家说是叔叔烧的早餐。他是李先生的叔叔,大家也跟着一起称呼叔叔。每次看到他,都在忙,一脸淳朴的笑容。每天很早起,常会为大家准备一锅地瓜粥,淡淡的清甜。对于每天喝很多茶的人来说,喝一碗,很暖胃。一起吃早饭的经典小伙伴说,叔叔一大早还常喊我们去跑步呢。我们一边吃早饭,一边哈哈哈笑着,听大家说起厂里的小趣事。

我在厂房院子里晃悠着,看到叔叔坐在存放紫砂壶的一间厂房门口。布置好的茶台上,放着他常用的壶,看来他是常在这里喝茶的。旁边还有厂里的几位师傅,一起聊着工作的事。叔叔带着浓重的闽南口音,招呼我坐下喝茶。

难忘的五级散茶插图

这两天比赛,喝普洱茶过多,加之紧张,身体有些不适应了。茶,喝起来已经不是往常的味道。叔叔为我倒上一杯,一看汤色,是普洱,我有些拒绝。缓缓喝了下去,哈……是什么茶?喝起来有点甜甜的,很顺畅。叔叔说:“五级散茶,好喝吧?”我的印象里,这款茶的价格亲民,熟化度高,虽然之前也喝过泡过,但并未觉得它能如此好喝。我问:怎么泡呢,泡得这么好喝?叔叔带着闽南口音说了一串话,我没听很清楚,大概是说:就是这么泡泡啦。我看他用的茶具并无十分特别,是高温窑变的矮梨形壶,烧水用的是电水壶,注水似乎也没特别讲究,但茶汤,却让人放松,像是柔滑的米汤。连续喝了几杯,心中的紧张、身体的不适,也慢慢消解了。安慰自己:比赛代表的只是当下,莫太在意,回去再好好练习,未来会泡得更好。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我在厂房里,和大家一起捏泥巴,慢慢就忘记了比赛的紧张。晚饭后,回到总店,复赛已经结束,结果已出,觉得自己肯定无缘晋级,也就不去关心了。坐着休息时,却收到通知:“你准备一下,参加晚上的半决赛。”啊?怎么可能呢?原来是因为同小组的段老师发烧劳累,退出半决赛,我恰好有机会,往前补位。

时间短,晋级的伙伴们,需要尽快抽签决定晚上泡什么茶。恰是五级散茶!仔细回想下午喝到的那一杯茶……如何展现老茶的醇厚、散茶的放松与甘甜?静下心来仔细回想,终于明白:高温矮梨形壶,烧得通透,透气性好;身形矮扁,压力大;壶嘴大而直,出水顺畅……若借助紫砂壶煮水,以更高的温度冲泡,应该会更惊艳。定心准备好,参加晚上的比赛。全程发挥流畅,没有了紧张,更多了自信。泡出的茶汤,有超出预期的惊喜。我也因此晋级决赛。

时隔一年多,最近又来到经典总店学习。还是住厂房宿舍,熟悉的感觉。早晨起来,看到叔叔宿舍的门开着,人不在。听说今天一早开窑,肯定是去准备开窑了。我打开锅子,里面刚好留了一碗粥,哈哈,还是地瓜粥呢,热乎乎的。餐桌上准备好了咸菜,家常的味道,亲切。吃好了早饭,段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到窑部,路上聊起叔叔的五级散茶。段老师说,叔叔早年和李先生一起收藏老壶、老茶,也在泉州老家办过工厂,阅历丰富。这几年来在厂里身体力行,是工厂的灵魂人物呢。我不禁感叹:这真的是一位让人尊敬的长者。

难忘的五级散茶插图1

窑部里,叔叔和老师傅们,默契有序地配合着。大家专注劳动的身影,穿梭在初冬早晨的阳光里。

回到工作中,我再次冲泡这款老茶,对它有了更多的理解,喜欢它的放松、甘甜、醇和。茶人的修行,不仅仅是茶桌的方寸间,更是融化在生活里。人,活在当下,更真实。茶,在放松中,更自在。

难忘的五级散茶插图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陶茶居 » 难忘的五级散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