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

喜欢一个地方,总会有一个理由,所以才会有人说: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我喜欢临沧,或许也可以说是因为人——佤族人,更准确地说,是因为佤族及其他们生活的翁丁寨。

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插图

大概是2012年,当时我在茶马古道文化研究所工作,单位要出版一套临沧文化丛书,我牵头去临沧采访,我自己选择了沧源县,纯属随意、随机,因为之前并不了解沧源,隐隐约约记得有一个沧源崖画。而此行,却开启了我与临沧的缘分。

沧源之行,由临沧市文体局的周杨蕾陪同,到了沧源,又增加了沧源县宣传部的杨莲莲陪同,她们都是女性,对沧源文化都比较熟悉,是比较好的向导,而大约一周左右的考察都比较愉快,她们都比好相处。

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插图1

当时年轻,不知疲倦,事实上当时我是生病,还没有康复,从昆明到临沧市区的时候,接待餐桌上我还在吃药,还去临沧市人民医院看病;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到沧源县的第一天,就康复了。

不知疲倦,也过于浪漫,我想看翁丁寨的月亮,便约她们在凌晨五点左右从县城出发去翁丁寨。我们到翁丁寨的时候,寨门无人守着,驱车直入,而最后,也确实看到了月亮。我们一行在月光下逛翁丁寨,找到最佳赏月位置,席地而坐,看天空中的月亮,整个翁丁寨,包括民居、竹子都在月光的笼罩下,静谧而美好。我们很少说话,都享受着月光下的翁丁寨,无人喧闹的翁丁寨。过后,周杨蕾跟我说,她也是第一次这样看翁丁寨,之前没有想过会在月光下看翁丁寨。

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插图2

时间过得很慢,我们谁也不急,等着天亮,等来了翁丁寨的日出,曙光初现,太阳升起。天空里同时挂着两个星球,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

翁丁寨的佤族人起床了,看到我们,很是吃惊,他们说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游客,会在半夜来翁丁。

那一天,我们都非常喜悦,就在寨子里随意地逛,跟翁丁人随意聊天,感受到了佤族人的质朴,那种真实的质朴,很自然,很本真,很纯粹,连眼神都是清澈的,如竹子里流淌出来的山泉水。

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插图3

后来,我们去崖画景点,再次遇到一位佤族汉子,也是异常的淳朴,他出售一些自己在森林里采摘的灵芝,最后他开的价格,我都不好意思砍价。而他,拿着我给他的钱,不知道真假,很是忐忑,我只能告诉他该如何分辨真假。虽然皮肤黝黑了些,可牙齿特别的白,我想,他们的心灵还要更白。

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插图4

一周时间的考察,很快过去,可八年时间过去了,却从未忘记,现在想起,恍若昨日,很多细节都能清晰呈现;也正因为翁丁寨,我喜欢上了临沧。只是,再也看不到翁丁寨了,已成绝唱,所有的美好,都凝固在过去;还曾想,等米其林再长大一点,带他去看看翁丁寨,带他看看月亮下的翁丁寨,可惜……

2021年2月14日晚饭时间,翁丁寨毁于火灾,人祸。

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插图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陶茶居 » 我与临沧的缘分,是从翁丁寨开始

赞 (0)